东部门户网站>综合>英国赌场牌照,众牛散“未战先跑” 浙商银行内心“凉凉”

英国赌场牌照,众牛散“未战先跑” 浙商银行内心“凉凉”

发表时间:2020-01-10 18:32:22

英国赌场牌照,众牛散“未战先跑” 浙商银行内心“凉凉”

英国赌场牌照,众牛散“未战先跑”,浙商银行内心“凉凉”,遭弃购6600余万元创7年新高,谁来接盘?

作者 | 刘华 陈圣洁

编辑 | 文晔

2019年的第一波寒潮,已经吹来了。

总部位于杭州市的浙商银行,近日也深深感受到了这股凉意。11月19日晚,公司公布IPO发行结果:网下投资者弃购近1342万股,金额6628余万元。

该弃购额,创下了2012年2月份以来新高!

点开弃购投资者名单,周仁瑀、戴乐君、徐德发等一众知名“牛散”赫然在列;其中戴乐君此前还认购了渝农商行的新股。

作为12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之一,浙商银行为何如此不受资本市场待见?

还没上市,浙商银行就已遭大户们用脚投票,那么上市后,谁又会来接盘呢?

浙商银行IPO遭弃购

股票发行遭到弃购,在A股并不是罕见事。

据统计,2009年以来,共有1127家公司在IPO过程中,遭到投资者弃购;今年以来有164家。

浙商银行就是其中之一。

11月19日晚间,浙商银行发布IPO发行结果公告。公告显示,本次共有约1341.75万股新股遭到投资者弃购,按发行价算折合金额约6628万元。

据Wind相关统计数据计算,6628万元的弃购额,创下了2012年2月份以来的新高;彼时中国交建IPO时,遭弃购额达到5.5亿元。

2009年以来A股IPO遭弃购额超过1000万元的公司共15家,今年以来有4家;此前渝农商行发行时,遭弃购3585万元。

上一轮银行股发行遭弃购是在2016年,当时上海银行和江苏银行分别遭弃购3031万元和2054万元。

▼ 附图:2009年以来新股IPO弃购额

由于此次浙商银行新发行股份数量达25.5亿股,所以从弃购率看,只有0.53%。在十年来的新股弃购率排行榜上,位于第14位。

今年以来,弃购率排在其前面的就有元利科技和八方股份两家公司;2009年以来新股弃购率最高的依然是中国交建,弃购率达到7.58%。

▼ 附图:2009年以来新股IPO弃购率

众牛散“未战先跑” 

和网上申购不一样,新股网下发行不但对投资者有更为严格的筛选,而且在“打新”成功率上,也比前者容易很多。

根据相关规定,参与网下申购的投资者需完成网下投资者备案,备案条件包括:

1.个人客户从事证券交易五年(含)以上,机构客户依法设立、持续经营时间达到两年(含)以上,从事证券交易时间达到两年(含)以上。

2.项目发行上市所在证券交易所基准日前二十个交易日(含基准日)的非限售股票的流通市值日均应为1000万元(含)以上。

作为买到就是赚到的新股,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机构和大户们争相抢夺的“大肥肉”。然而浙商银行公告显示,本次共有42家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放弃网下认购。

其中,既有像周仁瑀、戴乐君和徐德发这样的大牛散;也有浙江当地知名民营企业浪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福建烟草海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

为何他们“集体”在关键时刻不约而同做出这样的选择?某投行人士表示:

“网下参与发行有两个步骤,第一个是询价,报价后要申购和缴款,这两个环节都可以放弃(认购)。最后弃购,要么就是操作人员忘了,要么就是觉得股票上市以后会跌破发行价,会亏,所以他铤而走险做这个事儿(弃购)。”

从浙商银行公布的弃购者名单,结合近期新股上市后整体表现看,后者或是主要原因。

具体看,戴乐君曾是热衷打新的“牛散”之一,他不但打新过吉化集团、工业富联等股票并成功获配;就在此前不久,他还刚参与了渝农商行的新股申购。

10月下旬,戴乐君参与渝农商行新股申购报价并成功中签,认购近5万股。然而随着渝农商行破发,戴乐君的相关投资也出现了账面亏损。

周仁瑀是另外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牛散”,坊间传言他基本上没有失手过的票。从其持股逻辑看,他对风险高且收益也高的股票情有独钟。

早在十几年前,他便因精准抄底ST兰光而在资本市场声名鹊起,而后他又相继操作了*ST鑫安、*ST铜城、*ST国恒、ST亚星、ST银亿等多只ST股,被称为ST股重组“狙击手”。

近年来,周仁瑀又开始热衷于打新,白银有色、海星股份、海能实业IPO时均有他参与申购的身影。

为何不受待见?

从市场反应来看,近期A股打新收益率大幅下滑,投资者新股申购热情低是一个影响因素。

半个多月前,同为A+H股的渝农商行上市,因A/H股比价过高等原因,仅10个交易日就破发,导致不少投资者都对浙商银行的新股申购持观望态度。

而原定于10月24日进行A股新股申购的浙商银行,也曾因发行价格市盈率高于行业平均值,被延长迟至11月14日。

  上市前屡受“争议”

此外,近年来,浙商银行本身也备受争议。

尽管经常被误认为“地方城商行”,但实际上,浙商银行是浙江省首家、全国第十二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之一。

公司业务集中于华东地区,长三角地区贷款投放占比达55.07%。

数据显示,浙商银行近五年来快速发展,总资产规模已由2014年的6700亿元上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1.74万亿元。

但是,在狂奔的同时,浙商银行却屡屡陷入舆论争议。

2015年,“宝万之争”中,浙商银行被相关媒体曝出为宝能方面提供了巨额资金,用于在二级市场上大举买入万科,惊动“三会”;

2018年,浙商银行被曝多次踩雷乐视,为乐视网提供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向乐视体育发放借款2亿余元,如今贾跃亭“跑路”,或面临逾数亿元资金“打水漂”;

同是2018年,浙江知名民企---盾安环境爆发450亿元的大额债务危机,浙商银行被曝出对其为提供了20.8亿元的授信额度;

今年5月,浙商银行又被曝出花了8亿元买了“假理财”。虽然事后,浙商银行收回8亿元的投资本金及收益,未造成经济损失。但公司在制度、系统、流程等方面的问题进一步暴露出来。

此外,相关资料显示,浙商银行还因投资同业理财产品未尽职审查、向客户缴交土地出让金提供理财资金融资、投资非保本理财产品违规接收回购承诺、理财产品销售文本使用误导语言、个人理财资金违规投资、理财产品交易,业务风险隔离不到位、向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等被银监会罚款5550万元。

激进的发展路线和屡屡爆发的风控漏洞,都不禁让外界对资产质量产生怀疑。

而在股权方面,浙商银行同样被人关注。

根据2018年6月证监会公开的浙商银行招股书申报稿,截止2018年3月,浙商银行上市前占总股本19.93%的股权已经办理的质押登记,一共涉及14家民营法人,其中浙江日发,浙江永利,广厦控股,广厦股份,东阳三建,精功集团,华通控股,经发实业,新奥实业共9家民营法人几乎全数質押浙商银行股权。

而浙商银行A股上市前,该行第二大股东旅行者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旅行者汽车集团)就准备转让其持有的浙商银行全部股份(占比7.2)%,公开挂牌时间截至12月2日。

据悉,此次股权转让并非是旅行者汽车集团的个人行为,而是中国银保监会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接管工作组受上海一中院委托,对浙商银行13.47亿股股份进行处置。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19年6月末,公司不良贷款率1.37%、拨备覆盖率239.92%;总体不良率优于股份行平均水平,但其近三年不良率有所攀升。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资产总额方面,截止三季度末,浙商银行集团资产总额1.72万亿,较二季度小幅下降约0.97%。

浙商银行上市后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将是接下来市场关注的又一个焦点,在没有了“牛散”们的捧场后,谁会来接盘呢?